杨玉忠:彻底禁用薄抹灰不利于“双碳”目标的实现

2021-08-16 03:50:27
图片

记者:

迄今为止,薄抹灰系统在我国已有20多年的使用历史。在这20年间,它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?

杨玉忠:

外保温是建筑节能的一个分支。建筑节能除了围护结构,还涵盖空气调节、照明节能等领域,现在还引入了行为节能。不过总体来讲,围护结构的节能是建筑节能的基础。所有节能手段必须在围护结构处于优良的状态下,才能实现整体节能目标。因此,围护结构的节能很重要。


外保温隶属于建筑物理的热工领域,而建筑热工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从欧洲学习过来的。在这个过程中,环能院一直扮演着保温行业发展的国内领头人角色。后来随着时间的发展,外保温开始逐渐向全国推广。


早年间我国对于建筑节能的要求不高,初的时候是30%的节能要求,当时是以内保温为主,各种保温体系都存在。进入第二阶段的时候,因为在北方地区容易出现热桥效应导致结露等现象,影响用户使用,所以内保温在北方地区的应用逐渐减少。到第三阶段以后,内保温在北方地区基本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外保温为主。


外保温中薄抹灰系统是主力,又以岩棉、EPS板两种材料为主。在建筑节能领域,我们此前学习的主要对象是欧洲,欧洲目前外保温的占比达到了90%以上。实际上,在当年央视新大楼、上海胶州路公寓等工程现场相继发生震惊全国的火灾事件之前,我国外保温的使用率也在90%以上。

图片
图片

记者:

薄抹灰系统是否确实存在需要改进的问题?需要的话,以其自身的产品升级或是系统升级的话,能不能解决目前存在的着火、开裂、脱落等问题?

杨玉忠:

单纯从一个标准的角度来讲,薄抹灰系统其实并不需要太大的改进。相较于其他的保温体系,薄抹灰系统成熟、应用时间也久。欧洲早的薄抹灰系统工程距今已有50年左右,我国早的项目距今也接近30年。现在我们引入了防火需求,将来还可能引入环保等需求,但是单纯从标准的技术完整性和使用的安全性来讲,它并不需要有明显的、或是大幅度的改进。


需要改进的点也有,包括两个方面。一是从体系本身来说,薄抹灰系统改进的重点不是板材需要加强、砂浆跟保温板如何搭配等内容,这些技术目前已经很成熟了。我认为目前是在一些改进的需求上做文章。例如有关于防火的需求,目前我国的防火等级要求严于欧美,绝大多数地区不允许使用B2级的保温材料。这是一个方向,除此之外还包括HBCD环保材料的引入等内容。二是管理体系的改进。薄抹灰系统做不好的原因其实跟监管不到位有一定的关系。外保温行业目前呈现小散乱局面,业内存在上万家企业,产品材料质量不一,部分小工程材料的合格率不够50%。数据统计显示,国内涉及到保温材料起火的事故中,有70%是在施工阶段产生,而这70%中又有15%是由工人施工引起。从这些方面来看,薄抹灰系统面临的更多是管理问题。


不过,监管的问题单靠一个人、一个团队是无法做到的。可以用技术手段弥补部分监管不到位的缺陷。早些年网络、设备等各方面原因,监管不够完善,但现在我们已经具备了对材料、流程进行监管的互联网条件。


除此之外,还可以做行业的奖优罚劣工作。对一些正规、产品质量好的大型企业,通过认证、行业自律、自我声明等手段,有效推动其产品在社会上实现更大比例、更大范围的使用。这对薄抹灰质量的提升也有所帮助。

图片
图片

记者:

近年来行业内出现了一种名叫保温装饰一体化的保温结构体系,它能达到薄抹灰的节能效果吗?是否也会出现起火、脱落、开裂等问题?

杨玉忠:

从理论上来说,一体化应该属于夹心保温,但有一部分地区因为算法的原因,会将外保温模板体系也算作一体化,并计入装配率。但我个人认为,从技术上来讲,这些外保温模板采用现浇工艺,所以并不应当属于真正的装配式。


在节能效果上,由于薄抹灰系统保温联结比较完整,基本不存在严重热桥问题,而一体化系统中会存在明显的热桥空隙,如果想要达到同样的节能效果,要比薄抹灰在厚度上高20%左右。同样是做零能耗建筑,假如薄抹灰的厚度是300mm,一体化厚度可能要达到350mm至400mm左右。但是,一体化在国内出现的时间比较晚,如今大规模应用的案例相对较少,厚度也大部分在常规厚度范围以内。未来如果有地区既想推广一体化,又要推广零能耗建筑,那可能就会产生矛盾,因为目前的产业和技术水平难以支撑。


至于起火的问题,一体化的施工阶段不易起火,因为它的外面有覆盖层,保温材料没有直接裸露出来,所以不易起火。同时,一体板也不易出现脱落,这都是它的优点所在,但开裂等其他问题也是普遍存在的。一体化系统是将保温与结构相结合,由于热胀冷缩,非常容易出现开裂现象。如果是在干燥地区,开裂没有太大问题;但如果是湿润地区,就很容易因为进水导致保温材料失效甚至产生危险。

图片
图片

记者:

现在行业内有一种声音,如果有序推动薄抹灰系统使用,可以在既定时间节点实现“双碳”目标;但若是彻底禁用,以行业现状来看,“双碳”目标可能难以实现。这个说法有道理吗?

杨玉忠:

从宏观角度而言,这个说法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,我还是从原理上阐述一下。


外墙保温方式有内保温、夹心保温和外保温3种。薄抹灰系统是外保温构造中的一种,并不直接等同于外保温。行业内外都普遍认为,相较于内保温和夹心保温,外保温的节能性。我们先暂且把薄抹灰系统等同于外保温系统,如果不再使用薄抹灰系统,也就剩下内保温和夹心保温。


首先是夹心保温体系,夹心保温对于厚度有要求。在近零能耗建筑中,薄抹灰系统的厚度一般为300mm左右,目前有几千万平方米的应用案例;但夹心保温的厚度现在做到120mm至150mm就已经是极限。想要把300mm厚的保温夹到近零能耗建筑里面,技术上能实现,但需要做大量的研究,并且可能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资金,甚至体系都需要改变。内保温体系也存在问题。


内保温在南方地区可以做一部分替代,但很难在国内大范围全面推开。一是热工原因,北方节能的需求高于南方,内保温难以支撑;另一个原因,是占用室内面积,越往北占用比例越大。南方部分地区对节能的要求低,还可以临时性的弥补。但从趋势来看,内保温在建筑“双碳”目标下很难有用武之地。


总而言之,夹心保温经过大量的研发、材料的革新、体系的探讨等工作,还可能有发展。内保温体系的希望很小,随着我国第四步节能的逐步铺开,在“双碳”背景下,内保温大规模应用的可行性几乎不存在。


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目前我国每年新增建筑面积20亿平方米左右,而既有建筑面积超过600亿平方米。为了实现“双碳”目标,既有建筑的改造肯定要大幅提升节能性。标准《零碳建筑技术标准》也于今年4月启动了编制工作,围护结构的节能要求提高的趋势也愈发明朗。既有建筑围护结构节能改造还是要靠外保温来实现,从这个角度来说,花费超过国民经济的成本去替代薄抹灰,也是不容易实现的。

图片

来源:中国建材报